“与第一次工业革命不同,第二次工业革命不是给我们带来毁灭性的形象,例如轧钢厂和熔化的钢铁,而是以电子脉冲的形式沿着电路流动的信息中的‘比特’。钢铁制造的机器依然存在着,但它们执行无重的比特的指令。”———卡尔维诺《新千年文学备忘录》译者按:随着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