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好

分类: 打印机驱动安装方法 发布时间:2019-02-10 06:15

年三十,吃年夜饭,全家人沿袭了妈妈立下的老规矩——

看着下饺子皮破了,我不能说“破”,尤其是在过年说这个字不吉利,而要说饺子“挣”了。

吃鱼的时候不能说“翻”,你应该把鱼头开始倒转一面,就叫“掉头”,安全回来 的意思。

不允许用筷子敲盘子和饭碗,因为大人会说你想什么样子,乞丐吗?

筷子也不能立插在米饭中,看影视剧里道士施法、死刑犯最后一餐才是这样插的,不禁毛骨悚然。

吃饭的时候不吧唧嘴巴,喝汤也不许吸溜。

全家人一起吃饭,长辈坐正中的位置,其他人依次而坐,夫妻的一般要挨着坐,小孩挨着老人的坐骑不可以高于长辈。

长辈不动筷,晚辈不能吃。吃饭时,手要扶碗,不允许一只手放在桌下,也不许用嘴咬筷子。

夹菜的时候,不能在盘子里乱翻、乱挑,夹眼前的饭菜,筷子伸出的长度不要超过盘中线。

坐在哪个位置就不要换,不能端着碗到处跑。

自己先吃完饭,要对其他人说“请慢用”。

壶嘴不对着人,不许反着手给别人倒酒倒水。

递东西、接东西,要用双手,尤其是面对长辈。

不能当众咋呼,回家要跟长辈打招呼,出门要说一声。

妈妈还提醒我们:接待家里来的客人,谨记茶七、饭八、酒满。客人还在的时候不能扫地。去做客不能坐人家的床,未经允许不能进没有人在的房间,去到任何人的家里要带随手礼,一点水果、糖果多少都是心意,不能空手去。说话要带好彩头......

吃完饭,我跟老爹普及了现在流行的互联网说法,看吧——

有情怀的,就当是装逼。

天使投资,就是借钱。

孵化器,就是办公室出租。

O2O闭环,可以理解为卖煎饼扫码付款。

进军移动互联网,就是一家公司注册订阅号。

跨界,常常被误解为不务正业。

智慧城市,在老百姓眼中最明显的标志,就是路口装摄像头。

好吧,可能老人家还理解不了,老爹来了一句:大话少说,做好自己的本职事情,眼高手低的事情少做。任何一件事情,只要心甘情愿,总是能够变得简单。

弟弟也立马给我出了个难题:重做系统、驱动打印机、收发传真、复印扫描、连接网络、安装投影仪,老姐你会哪几样?

闺蜜群里断头推荐:《疯狂的外星人》、《飞驰人生》、《新喜剧之王》、《流浪地球》、《熊出没.原始时代》、《神探蒲松龄》、《廉政风云》,各种大片云集,如何抉择呢?

电影放映质量、交通便利、观影体验、影院装修、品牌爱好、票价、周边配套及娱乐消费设施,都是我们选择影城观影的影响因素。

电影画面清晰度、电影画面色彩及明暗度、电影声音过大或是过小、声音清晰度、声音立体感、观看立体电影立体感错乱,还是没有立体感、3D眼镜卫生状况、影厅空气质量、影厅卫生状况,均会影响观影体验。

哈,老规矩,年后电影约起。

大年初一,我们都在往外跑。过年的感觉,对很多人来说就像是放假,各自去寻找自己的乐趣。或许也应征了人类的全部智慧,就包含在这四个字里面,等待和希望。

春节,无非就是聚点人气、图个乐呵,当年靠杀猪、打爆竹,如今则是靠一些新活动。

微信红包、支付宝的五福红包、微博的“让红包飞”已经是常规操作。每一年,我们抢这几块几毛并非真的贪这几块几毛,而是要享受春节哄抢的心理乐趣。抢红包的目的,就在于将更多的人带入游戏本身,从而延续游戏。

今年春晚好看吗?过去的春晚作为国家工程原本是一个高身段、高姿态的节目,现在情况却不太一样了。大年三十晚上,我们全家人围观春晚台前幕后,甚至比观看春晚本身更好玩有趣。

我们都有各自的生活习惯,不轻易打扰。逢年过节,全家团聚,催婚相亲、烦人的亲戚,糟心的熊孩子总是避免不了,感觉年味淡了,怎么越来越不好玩了,各种关于春节的吐槽,层出不穷。

今天,我们躺在沙发里,就能感受到真金白银和热火朝天。大家都会在这些新民俗中“图个乐呵”。教父母抢抢红包,和孩子打打王者,平日里不走动的人多聊几句,这就是“图个乐呵”。

看爹妈那一代人特别沉迷《乡村爱情》,有人说,每一个大家族都有一个谢广坤。谢广坤的逻辑在于,他用策略就在于利用小事上纲上线,甚至动辄上升到道德、民族、国家层面进行解读,把自己当成最终的家庭仲裁者。

但我更认可骆轶航在朋友圈提到的一段有关春节的态度:别装逼,别装社会学家冷眼旁观,别找自己生活方式和价值观和大家的不同。您有独立人格自由思想不在这一会儿,过年过得就是一个最大公约数,您非要一家子人里面找最小公倍数,那就是自讨没趣。

过年的意义,可以理解为不同价值观、不同消费观、不同知识体系在此时交融碰撞,让大家形成最大公约数。总之,不管怎么样,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走亲戚时,我有种恍惚感,这人谁啊,这人叫啥啊,尤其是很多的小孩子,单凭长相也不能认出是哪家的。还有很多的长辈,每每叫出叔叔伯伯各种称呼,心里紧随着一种怀疑,又喊错了?老妈怎么不早点告诉我?

见到了斌弟弟,看到他意气风发的样子很是欣慰。他去年刚刚毕业出来,一直在准备考研究生。我嘴上没说,哪怕一次不行,就两次、多次。我打从心里由衷的祝福他,每一年的努力一定会有更多的收获,直至成功。

长大后的人生,不再是校园里的评优选先。我们在学校,或是在部队,成败才有标准,大家抓着绩点比来比去,也就是论数字多少,身处其中之时就应该最大化的让自己取得足够高的高度,获取到一定的身份标签。这些是可以让我们在社会中通用的。

步入社会后,你稍不用力,就会被抢走理想人生的门票。我身边的人一个比一个拼命,“已经可以了”这种话,他们是听不进去的。收入拔尖的人拼命,普通工资的人一样拼命,你会发现你身边的所有人都在想方设法变好。因为人和人之间的差距变得显性了。

成年人的话题多离不开收入多少?什么赚钱?但很少有人真正理解:工资是用来消费的,而不是用来买房的,反之,要提醒自己:贷款是用来买房的,而不是用来消费的。作为在一群尖叫的孩子中奔跑的成年人,我们今日所做的事,远比我往日的所作所为,更好,更好。

来到外婆家,买定表妹一见我就说我没回她微信,原本约着一起来的,结果她们连同大姨全家先到了。我也才意识到,我现在变懒了吗?早些时候,开聊时会说“你好”,聊完了会发“886”.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们消息看一眼,心里就默认回复过了,没结尾没开头。

当有人一直叨叨个不停,完全插不上话,可以故意掉一个东西在地上,比如钥匙、笔、任何小东西都行,你在弯腰去捡的同时开口说话,这样就能在不知不觉间打断对方,还不会被对方意识到。我亲身实践了一下,真的很有用。

波表哥调侃说:看你每天发文章,都写了啥?我没好意思问他有没有点进去看,因为我也有同感。自从玩了微信之后,当遇到一件事情的时候,可能不自觉就检索到印象深刻的文章。我们每天看了好几个小时的文章,但实际上一篇完整的都没有记住。

过年晚饭吃得早,大快朵颐之后,芳姐和冬琴姐就忙着收拾碗筷。两个表姐结婚多年,都已生儿育女。她们都在感慨,芳华不再,容颜易逝。从她们的口中,也会听到某某的婚姻很幸福,老公如何宠爱,婆婆如何通融,当然这些也是我不久的将来就会遇到的烦恼。

我理性的认识到,想要的东西没有人送给你,所以你要自己去拿。自己争气,但多少带着苦味。现在我倒觉得,没有人送给我难道不正常么?有人送才是只会听说,但永远碰不到的事儿。而且自己拿到的东西,还有可口的,成就感的甜。

有点遗憾的是,也有一个表嫂缺席了。关于闹离婚的理由,大都猜测是金钱惹的祸。这些年,日子越发好过,房子一层比一层敞亮,手里的现金、银行的存款也多了三四个零,难道是钱多了喜新厌旧了?其实,钱多了有底气做真实的自己。

一个过来人告诉我,婚姻就像冬天尿湿了棉裤,冷暖自知,或许捂着捂着就干了,要么就干脆不要了,关键看当事人怎么想。最后,他语重心长的告诉我:千万别因为凑合,而让不适合的人,带走了最好的你。

舅母每年见到我都要给我介绍对象,实际上我一个都没见过,就算我说有男朋友了,她还是会找各种理由说服我,难道我要坐着等那个身家千万的人来娶我?不能啊。我爸妈让我自己做主,完全不担心,我自己也不着急。

姨妈家的表姐、表妹全都结婚生子,今年无一例外的都是家里两个了,最小的一个是刚满月。大家聚在一起各种家长里短,刚开始感觉温情脉脉的感觉真好,不多时会觉得话题单一、索然无味,但是允许自己和别人不一样,允许别人和自己不一样。

一个优秀的男生,无论他是如何的不喜欢车,但一定会有车。城里人和农村的区别,至少可以拉开一代人的差距。并且我知道,房子的价值绝不仅仅是住的,房子承载着安全感、归属感、户口、后代、教育、面子、希望和荣耀......

上初中的小表妹让我辅导功课,她做什么总是三分钟热度。其实,如果缺乏做一个事的动力,比如说学习一个技能、一个乐器或是一门语言,只要告诉自己:行,我就坐下学5分钟。我说这样一来,最后会坚持不至5分钟,即使只是练习了5分钟,那也比不试好。

晚上,老爹打趣地说:我家大姑娘回来了。从小在外面玩得再疯狂,天色多晚我都要回家,因为我不喜欢在不熟悉的地方住,尤其在意环境和舒适度。自己的床铺干净柔软,自己的睡衣才香甜美好,睡前刷牙、洗漱缺一不可,我自己很麻烦,也不太喜欢麻烦别人做到我的标准。

无论如何,我一定要去试一试,就算我不能证明我可以,那也要证明我不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