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开源软件追梦人华梦求索路之:风萧萧开源

分类: 打印机驱动安装方法 发布时间:2018-12-15 10:52

作者:贺唯佳   编辑:胡宇

如果说国内信息技术自主可控领域的第一次浪潮是在1999年掀起,那随后的现实就需要冷静面对了。2000年激情过后,生存与事业都是摆在面前的问题。当时2000年6月孙老组建北京中科红旗软件技术有限公司(后文简称中红,以便有别于以后各类红旗),接手起源于软件所的红旗Linux系统发布商业运作与产业服务,从软件所科研课题到商业市场化运作,其包含着何等的魄力和胸怀。而今日霸气的中标Linux,那时也还只是中软集团的一个产品组。

当年在中红是为数不多的国内较大独立运作开源技术的公司,按照刘总的抱负,“红旗Linux”仅是中红的一个开源操作系统软件产品商标之一而已,中红的抱负是面对国家信息化软件技术领域,将不仅局限操作系统单一产品,这或许也是其曾在微软等多家大型软件企业从业的理想抱负。这也是为何很多大型外企的精英,都汇聚到了中红,的确这里是一个可以施展他们理想抱负的平台,而非仅仅按照海外母公司制定的全球战略,在中国施展个人营销才华的打工仔。不过后续现实发展的惨烈,这个理想与抱负直到2014年2月10日中红的全员解聘,进入清算,也未能在中红实现,其中的故事和历程,又怎能不令后人 评说与反思,理想与抱负为何总是在虚无与投机中惨烈倒下。当然这只是一个后来没成功的案例,并不能否认更多至今依然前行着的成功者,故事会在随后慢慢展开。

当年在中红的架构中,由研发中心统领着嵌入、服务器系统、桌面系统、软件测试、技术支持以及用户培训等部门,这也是我加入中红后归属的第一个由张总领导的部门。其他产品市场部,也是纠正我以前单纯对市场部的职能理解,其实当时这里是黄总统领的“产品设计”与“市场宣传”的综合体,两个美女负责市场宣传。随后面对国内市场的现实,也就逐渐演变成后来的两组功能部门。而行政部的郑大姐,是从创建中红团队直到退休的唯一员工。当然要说从开坛到2014解体,以及至今初心不改的,自认为就是这支教育团队。另外一个就是王总,他是从销售、嵌入、BD,直到后期主管大行政部门的公司副总裁,也是中红不算2014年维权期,资历最老的员工,姑娘们暗中将其列为红旗四大美男之首。初期最有成就的就是Linux嵌入式技术带来的产业价值,其不仅有智能微波炉、智能冰箱等海外产品应用,在体彩和福彩市场,也尽显中红嵌入式技术的孤独求败。而服务器系统也逐渐有了应用,例如初期参与过培训服务的河南烟草、深圳宝德等。但Linux桌面系统则困难重重,这也是为啥那个年代只有中红在做独立的桌面系统版的孤独现象,而别家只在综合服务器系统以及嵌入式领域试水的现实。面对生存的现实,众多国内Linux发布商品牌都只能无奈退出。

那时的互联网应用还很单纯,基于微软技术平台的业务组件均有强大优势,而传统的教育也形成了一定的依赖与崇拜。例如要使用Linux桌面系统,常规的办公软件、常规设备如打印机驱动等,都是摆在人们面前的现实。在国内闻名的金山WPS,是处于依赖Windows平台的国产办公技术的佼佼者,而对于微软Office,在历经Win95年代的与WPS相互格式转换,以及微软Office中文技术的逐渐成熟。到Win98时代,就逐渐被微软停止双向格式转换,而面临危机,这也是信息技术依赖垄断系统平台的惨痛案例。而打印机等设备的驱动,大多都是闭源的,Linux系统发布商很难自行开发不开放接口的驱动。那时是系统厂商去磕求硬件厂商提供驱动,难呀。而中红那时的桌面2.0和2.4版系统,也还只是在技术理念、用户需求等领域不断探索。记得早期系统的产品设计还不完善,用光盘安装完系统时,要赶紧人为弹出光盘取出,否则光盘不弹出就会再次运行重新安装,成为当时的市场笑柄。从工程师的角度,没问题,类Unix设备挂装技术就是这样另类,但使用者是百姓,需要换位思考。那时国家有了强制政策,出厂的计算机系统,不能是裸机,不能盗版,所以很多商店的样机都是配装中红桌面系统,也就出现了商店样机展示,在插入安装盘后,频繁反复安装的傻景。由于还缺少国产可匹敌微软Office的办公软件、以及多样的设备驱动,几乎用户回家都要再次重装Windows系统。好在那时SUN公司的StarOffice已然实现Linux系统的支持,对应中国市场商标为StarSuite,这是商标注册被占用的问题,且其支持GB18030,在没有Linux版国产Office时期,其算是个很大的亮点,兼容微软数据格式,支持GB18030,以及支持ODF格式等。那时,Linux桌面配上StarSuite各地展示演讲,很是得意。随后不久其商业模式的变化,转为OpenOffice.org开源社区来运行,也因此造就了后期众多基于OpenOffice的国内发布版,最有代表的就是另一支同属孙老中科红旗体系的北京红旗中文贰仟软件技术有限公司的Office产品。

这一切都是摆在三兄弟面前普及开源的现实,或许天缘巧合,三兄弟都是H姓,不妨就称为开源教育3H吧。回想当年,开着破吉普,周游望京地界,兄弟们讲完课,就去打保龄,晚上街边小酒,如今感觉的确违规了,不过那时的道路、停车等都不是问题。随后吉普到了西城紫金,开始狂野于普及开源教育世界,何等的开怀。

开源教育初期,面对两手空白,从传统DOS体系的职教经验,向开源Linux体系拓展,的确也不是一件易事。兄弟三人要颠覆很多传统,尽快溶入角色。示子具有很好的市场组织能力,总是开心快乐的心态,88年在BTETC一起共事,也是在哪里携手成就辉煌的见证者与亲历者,后来也被中红姑娘们封为红旗美男,或许这也是很快在次年,就被销售部抢走的原因。淮有一副天生的男低音歌喉,十八般乐器样样精通,擅长一管洞箫,在BTETC时兄弟们都找个不锈钢窗帘杆,自作洞箫与其玩闹,到处乐声,到处乐。他也是当初我组唯一单身兄弟,其广博的文化储备,活跃着团队激情,20年的携手耕耘路,留下了多少风雨同舟,在2013中红折戟后,他去了红帽继续开源教育普及事业。

开坛初期的工作,就是尽快建立自己的教育产品和体系,其中首先接手的就是编纂小耿带领的团队设计的开源技术丛书书稿。这对具备高超办公技术的讲师团队,的确不是难事,但众多作者的文笔以及网络资料归集,却千差万别,除了技术内容,实难恭维文案工作。我们不仅要审校、通改技术内容,还得完成文稿的排版编纂。但至少这一过程,也可收获很多知识。好在到了2001年中期,这批图书在清华正式出版了。

而另外一项工作就是配合教育部NIT项目组,完成Linux开源科目的认证设计工作。那时教育界还很不理解开源技术,总还是用Windows认知将其等效为一个应用程序来要求。不过最终也总算完成了,出版了该认证课题的培训教材,完成了要符合ATA任务驱动的题库设计。为完成该课题,我和淮也曾蜗居香山植物园旁的基地,与各界共同交流构思,争论着EMail是否应该称为电子信函,Linux文件系统是个神马东东等诸多另类文化。不过体制认知的偏差,相信那也只能留藏在初期的记忆中。

在开源创业初期,最为难忘的就是那些白手起家,携手共同打造开源教育江湖体系的好兄弟,协同教育、时代阳光、连邦教育等都是开源教育开山时期不能忘记好兄弟。

(惺惺相惜的兄弟)

如果说但从公司业务职责来说,用户培训的工作的确是本职任务。而普及开源文化和技术,却是兄弟们基于原有从教经验上,在领悟开源理念之博大后的不悔初心。记得当把兄弟们呼啸开源的信息传给曾经一直携手国内微软ATC教育的伙伴“协同教育”时,大家立马儿有了心灵同感,这就是职业教育者的共同心怀。经与老谭、老胡、王璞等众兄弟策划后,一个开源教育体系的模型就应运而生,这也是国内第一个开源教育推广培训体系的雏形。很快我们就设计出了面对职业教育需求的系列培训教程,虽然这是晚于上述中红官方图书的项目,但却在兄弟们的协同下,三个月完成。记得2001年元旦深夜,与谭总相约在魏公村汇合,共同来到翠微设计组,借助当时水准的数码相机,为教程添加技术操作配图。那时的喜悦与眼泪,只有自己的回味中流淌。对于多年经验积累的职业教学规范设计,自然很快就完成了,随后在光耀的主持下,一套完整的认证项目很快应运而生,至今这个体系仍然在这个团队的不断完善与更新中,服务着开源教育领域。不久前与老胡谈及当初的激情岁月,翻阅着兄弟们多年不懈的作品,内心只有一个声音,好兄弟们,不会忘记那曾经携手的青春岁月!